当前位置:首页 > 恐怖灵异 > 田园小针女

第七百八十七章 实在是我也没想到

????永康伯夫人心思电转间,姜宝青已经带着人迈进了屋子。

????蔺昱筠有些着急的迎了上去,又不好明说,只能过去拉着姜宝青的手,暗暗给姜宝青使了个“快走”的眼色,强笑道:“宝青你怎么来了?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母妃在正院里等着你呢。”

????谁料姜宝青却道:“正是王妃让我来寻你的。”

????蔺昱筠怔了一下,姜宝青又从怀里拿出勇亲王妃让她转交给蔺昱筠的那枚私印来。

????蔺昱筠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永康伯夫人看着姜宝青那张脸却震得说不出话来。

????实在是……生得太好看了。

????近些年来,许多顶级宴会已经不带永康伯府玩了,再加上姜宝青参加的宴会本就不多,几乎一只手可以数得过来,永康伯夫人这还是头一次见到姜宝青。

????几乎是瞬间,永康伯夫人就确定了这应该就是那位盛传中的貌若天仙的定国侯府大奶奶。

????“这位是……”姜宝青询问似的看向永康伯夫人。

????自己知道姜氏,姜氏却不认识自己,永康伯夫人顿时觉得受到了侮辱,重重的冷哼一声。

????这会儿屋子里安静的很,永康伯夫人这一声重哼便显得越发明显。

????到底也算得上是自己的外家,却这般无礼……蔺昱筠脸上有些发臊,低声给姜宝青介绍道:“是先王妃的娘家,永康伯府。这位是永康伯夫人,那位是永康伯府的大奶奶,姓路。”

????姜宝青自然是知道永康伯府底细的。

????只是这会儿,她却是一脸的诧异:“永康伯府?……不对吧,我方才听到这位夫人说是你舅母,我怎么记得你舅母是席府?永康伯府又什么时候跟席府有亲了?”

????蔺昱筠顿时明白过来姜宝青的意思,再加上有勇亲王妃的私印在手,她是底气暴涨,方才有些惶然的脸上,这会儿已是雨过天晴,还露出盈盈的笑意,声音有些软:“宝青,你误会了,这位并不是席府那边的亲戚。这是先王妃的娘家。”

????姜宝青一副恍然的模样点了点头,笑着看向永康伯夫人:“永康伯夫人莫怪,实在是我也没想到……”

????她又低声笑了一声。

????虽说什么都没讲,却又把什么意味都给说尽了。

????没想到什么?

????还能没想到什么?

????没想到一个侧妃的娘家也敢跳出来说是堂堂郡主的外家呗。

????哦,什么?你说是从先王妃那儿论起的?

????可当你把先王妃的妹妹送来当侧妃的时候,就别怪旁人这般将你们看做是侧室的娘家人啊。

????侧室侧室,说白了还是个妾。

????永康伯夫人被姜宝青这一声若有所指的笑,给气得差点喘不上气来。

????路氏帮永康伯夫人抚着胸口,瞥了姜宝青一眼,知道这会儿自己再不表现表现,待回了府,她这好婆母定然又要去她夫君面前搬弄是非,挑拨她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了。

????“姜大奶奶好气派,对勇亲王府上的事倒是了若指掌。”路氏若有所指,声音有些尖锐,“只是,这是我们家的私事,姜大奶奶手再长,也管不着什么吧?”

????蔺昱筠听得姜宝青帮她解围,还要遭受非议,脸色一板,语气比方才也要强硬了一些:“路大奶奶这是什么话,宝青是我们勇亲王府的恩人,先前刚救了我母妃与弟弟两条命,再往前数,还曾救了太后跟我祖母的性命。若是宝青都觉得这些是私事,与她无关,往后要是出了什么差池,路大奶奶担当得起吗!”

????路氏惊骇得差点张大嘴巴。

????她是没想到,向来温顺得像是任人揉捏的小郡主,竟然会突然跳起来朝人亮出了獠牙。

????竟然懂得给人扣大帽子了!

????这事让她如何接话!

????难不成以后姜宝青不给那几位贵人看诊了,就要推到她头上?!

????永康伯夫人也一副见了鬼的神情看向她定好的二儿媳妇突然伶牙俐齿起来,忍不住皱了皱眉:“怎么跟你表嫂说话呢!”

????姜宝青适时的接过话来:“永康伯夫人,先有国后有家,国礼大于家礼,你怎么可以用这种语气跟郡主说话?”她皱着眉,一脸的不赞同。

????姜宝青本就生得昳丽貌美,这会儿皱起眉来,偏又有一股大义凛然之态,看上去肃然极了。

????永康伯夫人还当勇亲王府是以前英侧妃占据半边天下的时候,哪里会想过低眉顺眼乖巧听话的蔺昱筠,不仅会扣大帽子压人了,还会用郡主的头衔来唬人了!

????永康伯夫人捂着胸口,忿忿道:“是,郡主厉害,郡主了不起!好!这一个个的是见着我们家失了势,看不起人了,这门亲戚我们高攀不起!路氏,我们走!”

????以往永康伯夫人都不用把话说得这么重,只消露出一点这个意思,蔺昱筠这堂堂的亲王郡主,便会很愧疚的拉住她们,又是道歉又是反省又是保证,她绝对没有半分那个意思——这一招向来是百往而无不利的。

????然而这次,她都气冲冲的走到门口了,身后还是一片安静。

????永康伯夫人慢慢,慢慢的停下了脚步。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她给路氏使了一个眼色。

????路氏硬着头皮忍着臊意叫了一声:“娘,姑姑的事,还没解决呢,咱们不能走。”

????永康伯夫人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一个台阶,她轻咳一声,就坡下驴,十分熟练的转过身来:“说得也是,英儿的事还没有解决,我还不能走。”

????永康伯夫人便又在姜宝青跟蔺昱筠的注视下折了回来。

????姜宝青感叹,当真是脸皮极厚。

????永康伯夫人当作无事发生一般,又要去坐主位。

????蔺昱筠是好性子,姜宝青可不惯着她,她似笑非笑的瞥了永康伯夫人一眼。

????永康伯夫人想起不过跟姜宝青说了几句话,就惹了一身的难堪。她忍了忍,强行把落下去的动作给收了回来,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坐在了主位左下手的位置。

????姜宝青这才微微笑了下。

????蔺昱筠不坐主位那是因为她谦和有礼,但她的谦和有礼不是让永康伯夫人得寸进尺的。

????蔺昱筠跟姜宝青坐在了永康伯夫人对面的椅子里。

????丫鬟给蔺昱筠跟姜宝青斟了两碗薄荷茶。

????姜宝青望过去,见茶汤是浅浅的碧色,轻轻抿一口,既有薄荷的清新,又有蜂蜜的甘甜,竟是出人意料的爽口。

????若不是对面还坐着个讨人厌的永康伯夫人,那真是值得好好品一品。
Back to Top